Archive for 相關文章

由維基被抄襲理解自由文化的自由理念與守則

文章:
Newsweek –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A book from a major publisher includes a plagiarized Wikipedia article. How free is free content, anyway?

提倡自由與開放參與的維基百科早前發現有內容被書商抄襲,而且未標明出處及依照維基的授權指示附上 GNU 授權,引起不少討論。究竟「自由文化」的自由是否有其守則?這種自由與順手拈來的 Free Lunch 自由有何分別?

去年,有博士生將同一書商科學期刊的兩幅圖表用於其網頁,以展述她文章的論點。雖然她有標明出處,但仍收到律師信,警告說不除去圖表就會採取法律行動。究竟科學發現能否以較開放的方式發佈,促進科研發展呢?

在上述文章,大家可以對以上問題有更深入了解。對於種種複雜的法律問題,Creative Commons (CC) 的發起人 Lawrence Lessig 就指出 CC 正正是為了讓參與自由文化的人不用煩惱法律問題而創立。在 CC 授權制度下,各種媒體創作能夠有制度地以較自由的方式發佈,而煩鎖的法律問題就由 CC 解決。如要在香港推動自由文化,如能作 CC 在地化相信有一定幫助。

對於科研成果,現在互聯網上有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PLoS) 將科學研究以更自由的方式發佈,讓其他人能夠在標明出處的情況下引用、使用其成果,或作更深化的研究,以促進科學發展。香港各大受政府巨額資助的學府,其研究成果卻是各自收藏,政府將來再作資助時是否應該考慮一下增加條款,令學府要將成果以較自由的方式發佈,以推動香港的科研發展呢?

廣告

發表迴響

DRM 不可行,唱片業尋新出路

UK music store: DRM-free music outsells protected tunes four to one

Why DRM on Video Will Persist: DVD-CCA Targets Kaleidescape (Again)

Warner Music Boss: We Were Wrong

自Steve Job 公開表示DRM 音樂跟本上不可行後, 加上各大唱片公司面對顧客不喜歡買DRM 音樂的事實。EMI 率先推出DRM-free 的音樂,現在分別可以在iTune 和Amazon 出售DRM-free 音樂。近日7-Digital 顯示顧客每購買DRM-free 音樂比DRM 音樂多出四倍,完全顯示出顧客對DRM 的反感。除了DRM-free 作為一種商業模式外,本地的MOOV.now.com.hk 推出月費任聽的服務。顧客只雖每月交一定月費訂閱,就可以收聽所有最新的歌曲,亦是另一個可能可行的商業模式。

以上例子表明成功的商業模式必須和顧客的要求接軌,唱片公司利用DRM 去保護和強迫用戶使用某一種購買模式是注定失敗的。而且亦無助於打擊盜版,在Fred von Lohmann 的文章中亦重申了DRM 根本無助於打擊盜版,只是娛樂公司用作打擊創新科技,尤其新科技影響它們既得利益,和見今的營利模式。Fred von Lohmann 在文中指出Kaleidescape 新科技如何無理的被影像公司排除在DVD 影業外。Kaleidescape 基本只是為客戶制造一個DVD 的目錄,根本和盜版無關,但卻因為影像公司的不思進取令廣大客戶不能得到新科技帶來的好處。我想影像公司應在唱片公司的失敗中吸取經驗,不要做出不受客戶歡迎的蠢事。

發表迴響

版權保護的代價

Center for Social Media: The Cost of Copyright Confusion for Media Literacy

American University 的Center for Social Media 最近發表了一篇最新的報告,探討教育在混亂的版權條例下會有什麼影響。 報告透過訪問教師,發現教師在因缺乏良好指引或因恐懼,而無法使用最有效的教學技巧,向學生教授了錯誤的版權資訊,令學生無法使用最富創意的方法運用電子平台。

報告認為這個情況主要是因為教育工作者缺乏對何謂「合理使用」達成共識。版權條例中的合理使用條款其實容許教師在未有授權的情況下使用版權物品,問題只是教育界沒有學懂如何運用「合理使用」作教育。

Comments (1)

你會為自由而戰嗎?

PC World – Stallman: If you want freedom don’t follow Linus Torvalds

最近PC World 雜誌與著名的自由軟體運動者 (Free Software Movement) Richard Stallman  作了一個訪問。其中被記者問到不少有趣的問題,例如如何看「知識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 這個字;如何看GNU 近年的發展;自由軟體 (Free Software) 和開源碼軟體 (Open Source) 的分別;Linus Torvald 對GPL version 3 的批評;和微軟近年對開源碼軟體社群的恐嚇

開源碼運動和自由軟體運動其實本身的理念非常不同。自由軟體講求的是軟體使用者的自由,而開源碼運動本身其實只是認為開放源始碼是一種較好的軟件開發程序,比商業運作的封閉源碼更能產生好的軟體。

兩者的結合可說是因為Linux 和GNU 能夠配合在一起使用而在九十年代混合為一,GNU Linux 同時成為了他們實踐理念的最佳地方。 諷刺的是Linux 又同時成為兩者決裂的分水嶺,由Linus Torvald 宣佈不接受GPL v3 作為Linux 的License 開始,愈來愈多人提出這是自由軟體運動和開放源碼運動的不相容。

可惜的是,在這十年間整個社群已經愈來愈商業化,被數間軟件界巨頭直接聘用或間接資助的軟件開發者佔了整個社群的一定數量甚至可說是大多數。軟體的「自由」 已經不再是社群中人關注的事。

從今以後Free Software 的"Free",或許只淨下免費的意思了。

Comments (2)

Google 提倡制定保私隱的國際指引

Call for global privacy standards by Peter Fleischer

BBC – Google calls for web privacy laws

Washington Post – Google Calls for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n Internet Privacy

 Google 代表Peter Fleischer 日前在聯合國表示,在互聯網上,國際間應有一套有關個人私隱的準則。因為互聯網的國際特性,即使一個簡單的信用卡交易,資訊乜常穿過六到七個國家的國界,而現在不同國家都有自己的獨有的準則,令個人的私隱得不到全面的保障。比如說在香港使用P2P 軟件可能被海關監察,而在別國如德國則是非法,那在德國的用戶就不能獲得他應有的私隱保護。

在全球即使只計地區,美國,歐盟和亞太經合組織己經有三種不同有關如何保護私隱的指引。三者各有不同,其中以亞太經合組織的指引最新,是互聯網時代的產物,Fleischer 認為全球可以以此為起點,建立一套國際指引。但有批評者認為APEC 的指引對私隱保護不足,而其九個原則亦過於含糊。更甚是APEC 成員國亦只有部分執行了相關指引。而歐盟相關私隱保護較高,歐盟降底標準機會不高。要在全球建立一套指引到目前也只能是紙上談兵。

Comments (1)

推介文章︰公平使用為美國帶來六分之一的GDP

Fair Use Economy Represents One-Sixth of U.S. GDP

美國電腦與通訊產業協會 (Computer and Communications Industry Association) 最近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美國的「公平使用」(Fair Use) 條款在各項產業上為美國帶來每年 4.5兆美元的收入,佔國民生產總值的六分之一,比起版權產業帶來的收入多出70個百分點。

協會主席指出,美國過去十年的經濟增長其實大都受惠於公平使用,例如互聯網的發展必須依靠大量無授權的資訊內容。只有繼續保留公平使用條款,才能繼續讓美國在創意工業保持領先全球的地位。公平使用在美國仍直接的美國人帶來一千一百萬份工作職位及18個百分點的經濟增長。

事實上,該協會的成員組織例如Google, Microsoft 等本身的業務便非常倚靠公平使用。試想像如果 Google的搜尋器不能引用公平使用條款來暫存網頁資料,Google 還可以開發出領先全球的搜尋器嗎? 不少媒體公司亦常常透過公平使用其他人的作品作為創作的來源或改篇,這一切都不可能在一個純粹保護創作者權益的版權制度下發生。

這份研究報告令我們想起香港政府早前的「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諮詢文件。 即使只從發展創意及科技產業的角度考慮,政府只一面倒的提出加強版權保護條款甚至提出刑事化互聯網的上下載行為,到底是真的能夠鼓勵創意發產業發展,還是只為保護既有的大財團而埋沒整個社會繼續發展的可能?

Comments (3)

Cnet 專欄指影碟版權字句帶誤導性

推介文章:
Cnet News – Separating fact from fiction on digital copyrights

現在,每一張 VCD、DVD 或新世代的 HD-DVD 及 Blue Ray 影片都會顯示限制嚴密的版權宣告,但當中經常會與公平使用 (fair use) 或公平處理 (fair dealing) 有抵觸。Digital Freedom Campaign 發言人 Maura Corbett 在 Cnet News 發表文章,指出在數碼世代公平使用漸漸被無視,美國多次出現公平使用被控告的情況,加上影碟上的版權宣傳,顯示版權持有人普遍以誤導 (甚至恐嚇) 的手段對付公平使用。文章認為,就美國版權法而言,公平使用是保障言論自由與創意工業的重要基石,亦即是支持美國發展的重要法例。如果版權持有人以誤導消費者及使用者認識版權法來為自己建立新的權利,打壓公平使用,最終受害的是整個國家的創意工業與資訊自由。

香港的知識產權署,又是否有向市民教育香港的公平處理法例呢?市民又是否知道自己的權利呢?電影商在影碟上的誤導性版權宣告,又是否應該受到監管呢?

Comments (3)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