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知識分享

孤兒軟件

上星期晚間電視節目「同事三分親」裡,出現了一場和知識產權有關的情節。故事中的「樓華」發現女同事使用了盜版的「飛馬輸入法」,而刪除了女同事電腦中的軟件,令同事的文件變成亂碼。後來女同事不滿自己的文件全變成亂碼而找「樓華」理論,堅稱自己用盜版的飛馬輸入法只是因為飛馬輸入法已經絕版,情有可原;而「樓華」則堅持女同事無論如何亦應該「尊重知識產權」。雖然因為輸入法被刪除而令文件出現亂碼的情節十分可笑,也很難想像這樣算是「尊重知識產權」。但這段情節的確碰到了稱為「孤兒軟件」 (Abandonware)的問題。 孤兒軟件是孤兒作品 (Orphan Work)的一種,指實際上已經不會再出版,無可能找到原版權持有人的作品。

孤兒軟件經常帶來數種問題,像電視中女同事因為只懂「飛馬輸入法」而輸入法又不再出版,遇上不少麻煩故然是一例,還有較嚴重的例子是有些機構用作儲存資料的軟件沒有再銷售而導至資料損失。

孤兒軟件或其他孤兒作品常帶來的爭論主要是,複製或發佈孤兒作品是否合理? 有不少孤兒作品在公司倒閉或其他混亂情況下, 連版權擁有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擁有該物品的版權,在這情況下版權法還應否「保護」這類物品? 事實上不少人認為這就是一個版權保護過強甚至多餘的例子。

相比起其他孤兒作品, 軟件還有另一個特點,就是軟件發展商有沒有道德責任在停止研發軟件前把軟件開源化 (Open Sources)。因為即使人們能夠(偷偷地)複製孤兒軟件,但電腦發展迅速,孤兒軟件往往會因為電腦軟硬件平台的更新而變得無法使用。事實上不少商業軟件亦在開源化後才能得到更大的發展,例如由Netsacpe 發展而來的Mozilla / Firefox 瀏覽器、或是iD Software 的一系列第一身射擊遊戲等。

Comments (5)

著名程式員分析 DRM 失敗原因

文章來源:
ZDnet – Why DRM won’t ever work

Jeremy Allison 是領導開發 Samba 傳輸系統的程式員 (現時 Google 贊助他全職開發 Samba),最近在 ZDnet 的專欄文章中評論 DRM 技術的失敗原因。他由 DRM 的加密技術及技術保密角度出發,指出任何 DRM 在原理上都可以輕易被軟件工程師破解,因此 DRM 實際上是不能有效運作。

同時,他引用一位自由軟件運動支持者 Cory Doctorow 在 Google 的發言,指出 DRM 對於唱片及影視業界是一個脫離現實的做法,設立 DRM 與增加利潤並無實質直接關係。現時連美國政府亦一起與唱片及影視業界一起希望達到他有的夢想世界,嘗試對抗數碼世界一直以來的發展趨勢 — 電子數據越來越容易複製、越來越難控制。

Jeremy Allison 在這篇文章中引用不少《Star Trek》的人物作例子,令解析更為淺白,值得一讀。

發表迴響

知識產權署署長指學校可合法播放影碟

日前,本小組成員出席了城市論壇,其主題是環繞數碼版權諮詢。會後,小組成員向知識產權署署長謝肅方詢問有關教學及非牟利組織播放影碟問題。版權法第 76 條列明非牟利的教學或慈機構作放映、表演或展示作品並不屬侵犯版權法,但是同時在影碟的警告字句經常會寫明不可以在學校播放、只限私人觀賞。那麼,究竟學校可否播放影碟呢?

謝署長表示,版權法的豁免條規高於影碟的警告字句,只要播放的主辦組織、觀眾及收益符合版權法的規定,就可以合法播放。同時,署長特別提醒要留意播放觀眾的問題,必需確保對像是該組織或學校的成員,例如學校播放的觀眾應為學生及教職師。

得到謝署長的確認,各學校及合資格非牟利組織就可以放心表演、放映或展示或播放作品 (包括影碟、唱片、圖片、文章) 了。

Comments (4)

WCG – 一起為人類福祉獻出電腦剩餘資源

官方網頁:World Community Grid
維基簡介:Wikipedia – World Community Grid

要研究生物科技、對抗各種疾病與病毒,需要強大的超級電腦運算資料。對於民間或非牟利組織,絕少有如此昂貴及先進的設備。但是,這些醫學研究對人類的未來影響重大,我們是否只能依靠大企業去做研究呢?

現在,互聯網史無前例地將無數世界各地的人連結起來,同時亦將分散的電腦資源環環相扣地連結起來。有了這個網絡,就開始流行「分散式電腦運算」,運用大家電腦上剩餘的資源,將原本需要用超級電腦分析的資料分散到數以萬計的家庭電腦上。

World Community Grid (WCG) 就是一個使用分散式電腦運算的計劃,任何國藉、任何地區的人都可參與,使用自己電腦上剩餘的資源協助研究組織進行尖端醫學研究。因為研究是使用了人民的資源,WCG 確保使用此系統的研究及其組織符合以下條款:
1. 專注於關乎人類未來福祉的難題
2. 研究組織必需為公共或非牟利組織
3. 研究成果必需歸為公共領域 (public domain,即是放棄一切版權)
4. 研究必需實際受惠於分散式電腦運算

或許是為了吸引更多人參與及增加趣味性,WCG 設有參與者群組,例如這個 CUHK Group。使用者的參與度會計算積分,並有排行榜排列不同使用者及群組的貢獻。

WCG 現有約二十七萬個人參與,超過五十五萬部電腦登記。此系統可以使用兩個不同的軟件參與,合計支援 Windows、Mac、Linux 等所有流行的電腦平台。此計劃現完成兩個研究,分別為 Human Proteome FoldingSmallpox Research,其資料及成果可以網上取得。

WCG 是善用互聯網及全球資源的一個好例子,任何人都可以參與,透過每個人獻出一點電腦資源,積少成多地進行有利人類未來的研究。當然,歡迎及期待著你的加入。

Comments (2)

RIAA 與 Hip-Hop 音樂的利害關係

NY Times – Hip-Hop Outlaw (Industry Version)

紐約時報早前做了一個專題報導,介細 HipHop 音樂與 RIAA 的種種利害關係,包括 DJ Mixer 的簡介及運作生態,RIAA 與 DJ 的地下合作,Hip-Hop Rappers 與 DJ 之間的利害關係等,對認識這複雜的音樂運作模式及當中糾纏不清的版權問題很有幫助。

發表迴響

開源硬件: CPU亦能OpenSource?

資料來源:
OpenSouce Watch – British/Italian Open Source Processor to hit the market
O’Reilly Rader – Open Source Hardware
SunMink – Open Source Hardware?

日前,Simply RISC 公司公佈了 S1 處理器,成為第一間宣傳及推銷開源處理器的公司。S1 處理器是以另一開源硬件 OpenSPARC 為基礎設計的,其設計及程式碼 (硬體描述語言, Hareware Description Language) 都是以 GPL 形式授權,任何人都可以修改及使用。

開源硬件簡史

開源硬件是大約在二十一世紀開始,自從 Linux 在開發、結集程式員、佔有商業市場等方面日漸成功後,硬件工程師開始構思硬件設計參考開源軟件的可能性,並開始有同好於互聯網上分享硬件的程式碼 (Verilog / VHDL),最重要的有 OpenCores.org。至於具里程碑意義的,則要數 Sun Microsystem 於 2005 年公佈 OpenSPARC project,不單止因為 Sun 是電腦界大型公司之一,而且 OpenSPARC 是 64-bit 處理器,是現時業界的尖端科技。

自此,開源硬件由低階到高階的技術都有,吸引越來越多的工程師加入。同時,由於不少開源硬件都與開源軟件配合良好,加上 FPGA 技術使處理器製作成本大幅下降,打破了以往硬件設計需要購置昂貴軟硬件的情況,推動了更多人參與硬件 (尤其是 FPGA) 設計。
繼續閱讀文章 »

Comments (2)

開放文件格式 (ODF)

Office 的文件檔案內容有格式,就如同我們寫信件一般,依著格式來寫才能方便閱讀。而開放文件格式 (OpenDocument / ODF),就是一種公開的格式,任何人都知道怎樣閱讀。與之相對的,就是封閉文件格式,例如微軟的 MS Office 文件格式,就必需有微軟援權,才能知道怎樣去閱讀其文件。

使用開放文件格式不等於必需使用 OpenOffice,而是任何程式都可以支援的文件格式。此格式的確立,是為了令不同平台、不同軟件之間的文書檔案可以完全互通,令檔案不再受單一程式限制。

舉個例子,某公司或政府單位現在使用 A 公司的 Office 軟件、使用其特有的封閉文件格式,如果有一天 A 公司倒閉了,其他公司的新系統不再支援這 Office 軟件,那麼這些文件要如何讀取呢?這必需要花很多人力物力才能破解封閉文件格式。但如果使用開放文件格式,則任何軟件都可以輕易、準確地讀取,A 公司只需簡圖地改用其他支援開放文件格式的 Office 軟件就行了。

有關開放文件格式的進一步資料,可以參考 Wikipedia 的介紹。

Comments (1)